一家三代,四人,五次手术,同一位医生

  “张主任,我还是决定去北京找您,把老母亲交到您手上我才放心”。

  庄月拨通了妇科医生张玮的电话。

  70岁的庄母被诊断为子宫脱垂,需要手术治疗,庄月思来想去,还是决心带母亲北上找张玮。

  张玮是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医生,曾是北京妇产医院的妇科主任医师,退休前在那里工作近30年,在妇科疾病治疗,尤其是妇科手术上颇有建树。

  51岁的庄月是温州人,曾是张玮的患者,进京求医中结识张玮,转眼已过去20多年。

  偶相遇,保子宫,得贵子

  1997年,庄月确诊为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子宫腺肌症,痛经明显,在当地治疗无果,来到北京妇产医院。专家会诊建议切除子宫治疗。

  当时还是副主任医师的张玮,在与庄月的日常交流中,感受到她对切除子宫的恐惧和不甘。虽然庄月当时已经生育一女,但毕竟还不到30岁,未来还有很多可能,她无法接受子宫就这样被切除。但同时,她又担心如果不按专家建议切除子宫会影响病情,为此非常纠结痛苦。

  同为女人,张玮理解庄月的感受。张玮和庄月沟通,保留子宫的治疗方案,或许会有复发可能。庄月表示接受。通过多次专家沟通和手术方案的讨论,张玮为庄月制定的保留子宫的手术方案最终通过。张玮亲自为庄月做了手术。

  手术后症状改善。半年后,庄月再次怀孕,如愿生育一子。

  “医生看‘病’,更看‘人’。不仅仅要把疾病治好,还要考虑患者的实际情况和愈后生活质量。”提起20年前的手术,张玮这样说。在那个年代,“人文关怀”这个词并不像今天这样热门,但张玮在工作中已经在践行人文关怀,凡事替患者着想,选择最优方案,赢得了很多患者的信任。

  

 

  妇科病,找张玮,更放心

  就在庄月手术的第二年,她的表姐也同样被确诊为子宫内膜异位症。在当地多次治疗也不见好转。看到庄月术后不仅恢复得特别好,还生下一个大胖儿子,表姐心中也燃起了希望,她也想找“很细心、很和善的张大夫”。

  庄月带着表姐从温州坐火车到北京。在医院走廊,庄月姐妹惊喜地偶遇了正准备去会诊的张玮。

  只是匆匆留下联系方式,但庄月姐妹却是欣喜万分。“从温州到北京,这一路我都担心能不能找到张主任,终于见到她,我这心里就踏实了。”庄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禁感慨“真是福气呀”!

  意料之中,表姐的手术也非常顺利。

  张玮的手术以“干净、漂亮、出血少、时间短”著称,她的手术刀口小而隐蔽,尤其做经阴道手术体表没有伤口,是出了名的“张小口”。“没有女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体上的伤疤,也许别人看不到,但是自己能摸得到。”张玮觉得,妇科医生应该更懂女人,不仅要治病救人,还要让女性愈后生活得更加美丽自信。

  生完儿子10年后,庄月腺肌症再次复发,此时的庄月已经40岁了,通过对庄月身体各方面状况的检查,张玮最终为庄月量身定制了保留子宫动脉上行支大部分子宫体切除术,最大限度切除病灶,保全卵巢功能不受影响。手术非常顺利。

  庄月说:“从2007年手术到现在,我身体状况一直特别好。因为保留了卵巢功能,周围的人都说我很年轻,跟我女儿像亲姐妹”。

  今年4月初,庄月女儿月经时间长,体检时发现患有子宫内膜息肉。庄月再一次拨通张玮的电话。张玮告诉她,这只是一个小手术,不用担心,在温州当地做就可以。

  庄月和女儿商量后,还是觉得来北京找张玮更放心。这时张玮已经从北京妇产医院退休,在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妇科工作。

  在五洲,庄月母女感受到了高端医院的优质医疗服务。术后,大女儿月经恢复正常,她对庄月说:“难怪您和姨都要来北京看病,张玮医生医术强,医院的服务也特别温暖贴心,我以后要来这儿生孩子。”。

  张玮笑着抚摸女孩的头说:“傻闺女,哪有千里迢迢来生孩子的,路上奔波辛苦,在老家生一样的。”

  庄月心疼闺女,忙说:“还是这里好,到时候我陪着她来。”

  

  排众议,带母亲,北京行

  还没等到庄月的女儿来生宝宝,张玮和庄月又见面了。

  近几年,庄月的母亲出现阴道异物感,起初脱出组织小,不影响正常生活,庄母也没在意。但是,随着脱出组织逐渐增大,坐着、走路、站立、下蹲时都会脱出,活动时能感觉到组织摩擦,并有尿频、排尿困难、尿不尽,庄母非常难受。

  今年7月份,当地医院医生建议庄母使用子宫托进行治疗,但庄母觉得用子宫托后更加不舒服。

  庄月看到母亲对治疗方案的排斥,内心非常担忧,又想到了远在北京的张玮。

  但是,考虑到庄母已经70岁,患有慢性肾炎、高血压、子宫肌瘤20余年,6年前还诊断出了糖尿病,家族里的亲戚朋友都不支持庄月带老人千里赴京。

  百般思索后,在女儿和表姐的支持下,庄月还是决心带母亲进京找张玮治疗。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对于张玮来说,子宫脱垂的手术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老人同时患有多种老年疾病,给手术带来更多风险。“对于医生来说,病人的信任也是肩上的责任。”庄月20多年的信任,让张玮很感动,也更加谨慎。

  接到庄月的电话,张玮详细了解了庄母的病情,告知庄月在家需要做什么,先把庄母的血压血糖调整到正常状态,以协助治疗,节省来京后调理等待的时间。“病人千里迢迢赶来,尽量为他们在京的生活节省时间和减少麻烦。”

  庄月带着母亲从温州来到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后,张玮立即为庄母安排了全面的检查。庄母患有子宫脱垂和阴道前后壁脱垂,考虑到病情已经严重影响庄母的生活,张玮决定为庄母施行阴式子宫全切术、主韧带悬吊及阴道前后壁修补术。

  阴式手术需要医生根据患者的年龄、子宫脱垂及前壁后壁膨出的程度,以及患者身体状况及对术后生活的要求,为患者选择适合的手术,并在术中精确掌握修复的程度,对医生的手术技巧和手术经验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张玮一直致力于这类手术的研究和改进,力求做到完美,是在这一领域公认的,手术非常出色的专家。

  术前,因为庄母70岁年纪偏大,并患有肾炎、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心电图异常,张玮请来内科、麻醉科专家共同会诊,制定术前治疗方案,很快血压和血糖都调到了正常范围。

  为保证手术安全顺利,五洲麻醉科首席专家、协和麻醉科叶铁虎教授两次主持病例讨论,进行术前评估,完善术前检查,制定麻醉方案和术中应急预案,现场指导麻醉。

  手术时间定在2019年12月18日上午,虽然张玮亲自主刀,协和麻醉大咖坐镇,但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庄母还是非常紧张,眼见着血压升到180/140mmHg。

  医生们首先有条不紊地帮老人调整血压。麻醉科主任苗国庆说,老年人的血管像年久失修的水管一样,血管脆性大,庄母本身又有高血压、糖尿病和肾炎,如果血压过高,手术中极容易出现血压波动、出血多。在苗国庆眼中,麻醉就是“东家之女”,“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既要保证麻醉效果,又要保证病人的安全。“麻醉睡过去容易,重要的是要让患者能安全的醒过来。”

  苗国庆是张玮的好搭档,他们共事10年,配合默契,一起做过许多疑难手术。

  五洲设有与国际接轨、符合国际标准的万级、千级层流手术室。庄母的手术原本在万级层流手术室进行即可,由于她岁数大,慢性病多,为了更严格的控制感染,确保万无一失,手术室为庄母安排了级别更高的千级层流手术室进行手术,严格遵循无菌操作。

  在妇科、内科、麻醉科、手术室密切配合下,手术非常顺利,血压平稳,术中出血非常少。

  考虑到老人的特殊情况,张玮将术后心肺监测时间由普通6小时调整到24小时,并向值班医护交代:“要时刻关注老人的生命体征,多巡视,慎用药,有问题随时与我联系。”

  回到家,张玮又几次通过视频查看老人的情况,一切安好。

  后来庄月才知道,手术这天刚好是张玮的生日,本来是安排休息的。庄月有些过意不去。张玮笑呵呵地和她说:“哪有生日就不工作的道理?你对我这么信任,把这台手术做漂亮了,就是让我最开心的生日礼物。”

  在张玮看来,“信任”是患者给予医生最大的认可,而让患者“放心”,是医生给予患者最诚恳的回报。做人要做一个让人放心的人,做医生更要做一个让患者放心的医生,才能对得起患者健康性命相托。一家三代,四人,千里迢迢进京,找同一位医生做五次手术,这是何等的信任!

  庄母术后恢复很好,阴道异物感没有了,大小便也通畅了,伤口愈合非常好、术后没有发热,整个人都精神很多。庄月把母亲术后的情况通过视频向温州的亲戚朋友报平安,称母亲“享受了京城最顶级的医疗服务”,让大家放心。庄母又打电话给老家有同样症状的老姐妹,极力推荐她们来找张玮。其中一位老姐妹迫不及待,打算过完年就来。

  出院时,庄母拉着张玮的手,像老朋友告别一样。庄母普通话不太好,一个劲地说:“福气哦,认识张主任真是福气。”

  张玮则表示,“胜利的果实属于整个团队。每一次诊断、每一场手术都是一场战役,孤军奋战不可能成功,医务部、麻醉科、手术室、内科、检验科、超声、护理等等,都是打赢战役的重要力量。”在她眼中,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各部门团结协作的作风,以及强大的医疗资源后盾,是吸引她来到这里工作的原因,也是让她对每台手术都充满信心的保障。

  而患者的期待和信任,是张玮以爱心不断努力钻研,精益求精为患者服务的动力。